因新冠疫情影响 伊朗军方取消国家军队日阅兵仪式


中国细胞生物学会科普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交大医学院上海市免疫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用来做疫苗的腺病毒载体颗粒本身不会使人体致病,将其作为载体,好比把腺病毒作为卡车,来装上其他病毒的部件,也就是抗原;当把载有S蛋白的腺病毒载体疫苗注射入人体后,免疫系统会识别出该病毒抗原,产生抗病毒免疫反应。

美国Moderna公司3月16日发布I期临床试验公告 Moderna公司官网截图

此后,如果人体被新冠病毒感染,有记忆的免疫系统会立即识别出来,产生能与这个病毒抗原蛋白结合的抗体,阻挡S蛋白与受体ACE2的结合,病毒也就不再能入侵人体细胞了。

志愿者与重组新冠疫苗研发者陈薇院士(左)合影 受访者供图

姜世勃认为,若不花时间充分理解相关安全风险,贸然进行疫苗和药物测试,可能会给疫情蔓延的当下和未来带来不可预见的困难,“尽管形势紧急,还是应三思而后行。”

此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 · 雷德菲尔德博士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证实,美国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的推测的确是基于“只有50%人遵守社交距离原则”的假设。“事实上,似乎大多数美国公众都把社交距离的建议放在心上,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数字要比模型预测的要低很多很多很多。”雷德菲尔德说。

与腺病毒载体疫苗相同,mRNA疫苗的突破口也是S蛋白。

新冠病毒是如何入侵人体细胞的?这是疫苗研发前首先要解答的问题。

疫苗企业也纷纷响应。据中国疫苗行业协会统计,早在2月上旬,全国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研制工作的会员单位已达18家。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7日报道,与美国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关系密切的一位消息人士表示,美国最终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可能“远低于”10万至24万人这个数字。